我的偶像是甜辣酱

香蜜邝露视角长评

鸢尾:




一生所爱




我是邝露。


我爱的男人,是一条银白色的应龙。


我爱他,一千年一万年,我将会永远爱下去。






璇玑宫的夜,总是那么长,那么冷。但是我还是愿意陪着他。


我扮作一个男人模样接近他,他对我说,他脾气非常不好,还会打伤别人。我笑了,他原是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为面雪为肤。我留了下来。


几千年以后我看着他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大殿里失眠,黑发散开垂落胸前,我总是在想,留在他身边,是我这一生唯一最正确的决定。


他们叫他夜神,叫他大殿,而我,叫他殿下。


我喜欢这个称呼,因为只有璇玑宫的人才会这样叫他。而我,几乎是这璇玑宫里唯一把这称呼日日挂在嘴边的人。


殿下,邝露知道,此生此世你都不会回一下头看看小小的我。


可是我还是愿意追随着你。


我喜欢深夜陪着他布置那些星星。


我看着他一袭白衣,邈邈纤尘,乌发静静垂在脑后,指尖流动出灿烂的星辉。


他们都说璇玑宫不好,璇玑宫太冷清了。


我不这么认为。


我可以远远的看着我的殿下,我看着他和这一整个寂寞的星空。


我的心里就不寂寞了,


可是我知道,他是孤独的,寂寞的。


殿下,卑微如我,不足以填平您内心决堤的悲苦。可是我愿意做一颗星辉凝露,用一点小小的光芒,燃亮您云一样的衣摆。


我借着酒疯告诉他,殿下,我爱上了一条龙,那条龙卑以自牧,温润可亲。


这是我此生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告白。


我知道他不会回应我。


但是我只是想告诉他,殿下,这个世上有人真心真意的爱着您,看着您的寂寞如雪,看着您的丰神俊逸。


我知道他爱着另一个美丽的仙子,是我这辈子都不可企及。但是我为他高兴。因为他心里总算有了爱,有了爱,他应该就不寂寞了吧。


我看着他对她微笑,对她温柔,对她使一些小手段,可爱又可悲。


我想,他是多么爱她。他为了她动了那么多的心思,她应该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啊。


而我的殿下应该得到最美好的幸福。


他敞开了些许心扉,那么也许,会容我微微一寸席地呢?


我悄悄问那位仙子,您可在意夜神纳妾?


仙子摆摆手,说她不介意。


那天的天界,飘着五彩祥云。


殿下,此生此世,或许我真的可以有一个理由,可以光明正大的陪在您的身边了。您娶到您爱的人,您将永远平安喜乐。而我,看着您的喜乐,便是我的喜乐了。


但是从太湖回来,一切都变了。


我看着殿下推开了那道门。


我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风姿如松,脊背挺直。


但是为什么,风里飘来了他的一滴眼泪?是我的错觉吗?


而当我知道了那件事情的答案以后,我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我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那些泪水又酸又涩。


璇玑宫的夜,真的好冷清。


我伸出手,想去碰一碰他。


我想告诉他,殿下,这个世界上有人真心爱着您,有人简简单单你的爱着您啊。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不再看到他抱着双膝,蜷缩在一角;让我不再看他大颗大颗的眼泪无声的滑落;让我不再看他遍体鳞伤无人心疼;让我不再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颤抖到让人心慌。


殿下终究还是倒下了。


偌大的天界,除了天帝,没有一人来探望他。


白日复了黑夜,黑夜又变了白天。


我看着他在睡梦中流下的汗,流下的泪。


我用绢帕一遍遍擦干。


我跪在他的床前看着他,看着他清秀的面容枯槁如灰。


我悄悄的握住他的手。


原来他的手并不是看上去的那般宽厚温暖。


他的手心没有温度。


殿下,就这一次,让我给你一点点温暖好不好。


 


后来,人们都说,夜神润玉变了。


可是在我的眼里,他没有变。


变得从来只是世人的眼光。


为何他就只能无爱无恨,孑然一身?


为何他就只能脉脉温情,任人摆布?


为何他就只能孤苦无依,无欲无求?


我是个愚笨的人,我的心里只能放下他一人,便再也没有其他。


我不懂他们说的恩怨情仇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的殿下一路走来,尽是孤独的血泪。


 


后来,他做了天帝。


我看着银龙吐珠的发冠束起他墨染长发,龙祥四海的交错花纹绣在他单薄的肩膀,广袖长袍曳地,一步一步踏上云殿。


那一日,我幸福的快要昏厥。


他清秀的眉目不怒自威,挺直的鼻梁不容侵犯。


我立在他的身侧,看着众仙朝拜,看着他无限的荣光。


可是,我的殿下,你眼里还是有斩不断的苦痛啊。


白日里天帝宽大的衣摆,堆砌他一身的威严。


而夜晚,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我发现,他竟是越来越瘦,瘦到形销骨立,瘦到秋叶萧索。


他跟我说,我已经是上元仙子,以后伺候起居这等小事,不必亲力亲为。


可是殿下,我从来不在意什么仙位。


邝露来到您的身边,只为陪伴。


那些小仙侍怎知如何把您的长发束起,冠上银龙?怎知平整您的长袍,让您看起来不会那么枯瘦?怎知佩戴什么香囊会与您身上的龙涎香相得益彰?怎知……


怎知您耗费半生精元,却救一个从来没有爱过你的人啊。


殿下,您有没有想过,您虽贵为天帝,却也有血有肉,会疼会苦?


她疼了,您可以用灵气给她渡气止痛;她哭了,您可以抱着她让她依靠;她苦了,您可以给她大颗大颗的蜜糖;她流血了,您可以用自己的血液换去给她。


殿下啊。


千万年被人排挤的时候有谁替您说过一句话?


生母丧命于前有谁给您道一声节哀?


雷刑加身苦熬不住有谁问您一句疼不疼?


邝露卑浅,只知心疼。


劝您不住,只好跟着您亦步亦趋。


可是我依然觉得幸福。


只要我能留在你的身边。


我想苦你的苦,路你的路,爱你的爱,恨你的恨。


一生别无所求。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得不到幸福。


为什么你费尽心思的东西,被别人唾手而得?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站在你的角度,稍稍体谅?


这世间哪有一种情感是不自私的,每个人都是携着私情来论是非。


又有什么人可以真正的指责您呢?


没有。


世人并不真心爱您,又怎有立场评判您的功过!


在邝露的眼中,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该得到幸福的人。


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痴傻的人。


 


今生的爱,邝露说不出口。


但是我知道,您是明了的。


邝露所求不多: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年年复此生,无妨你不爱我,但求永生陪伴


若有来生,邝露希望更早遇见你,更早爱上你,也叫你爱上我。


让那些爱不得,求不能,通通烟消云散。


 


润玉。


请你自由的……









来自于我昨晚做的一个梦的一个梗,冒充邝露说了这些废话。


只是觉得心里难过,但是翻来覆去的说,自己又觉得矫情。


在润玉这条线上,唯一爱他的,只有邝露。


邝露不傻不笨,她很聪明温柔。


她的爱便是陪伴,秉持着初心的那种陪伴。


不是说一定要弘扬这种不计回报的爱,只是觉得润玉悲情的一生,这是唯一的温暖。


所有评价都不上升演员本人。


谢谢您耐心爱到这里。

【香蜜长评】月光白(悄咪咪的说说润玉)

鸢尾:






月光白




昨晚看到旭凤去找润玉的时候我就知道,从这个情节往后,人物的争议就开始了。


我之前发的几句话里也说过,从电视剧角度讲,旭凤和润玉同时爱上一个女子,本来就是没什么对错,没什么先后的。但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啊,有人就看着凤凰好,看见夜神就觉得他装模作样想当场neng死;有人就看着润玉好,看见凤凰就觉得他傻里傻气想一脚踢飞。当然也有人这两个人都喜欢,觉得都好;另外由此衍生出了另一种感觉,那就是开始讨厌女主。但是这个女主,你也不好意思说她什么的对吧,人家吃了陨丹,顶着大哥的婚约去睡二弟,也不能怪她。


于是好尴尬,好尴尬的……


我先说下我自己的观点,润玉和旭凤,我更喜欢润玉的性格,但是这不代表我就讨厌旭凤了。只是对他的性格不来电不能产生共情上的爱意而已,就这样。我还喜欢彦佑君,我觉得能跟这厮成为最佳基友之类的,咳咳扯远了。


人都是有感情的啊,很少有人能做到永远客观的。喜欢什么样的人,讨厌什么样的人,一个人这一辈子的不同阶段都很有可能不一样,何况是那么多不同的人。


我圈地自萌的表达一下我这个九九八十一线小透明的人喜欢润玉的原因,不涉及演员,仅仅是电视剧上呈现出来的润玉给我的感觉。


首先,他长得不错。承认这一点真的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面貌是我相对比较喜欢的那种类型,非让我说是哪种类型,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了。另外再加上他的骨骼非常舒展。对我来说男人的声音和骨骼对我都是致命的打击,有了这两样儿我甚至可以不看脸。润玉那个白衣服,那个大袖子,那个银色的发箍,那个白色的发带,那个冰蓝色的水剑,那个宽肩窄腰。反正都是我的苏点。有几场武打戏,他就根本不是在打,他是在跳舞在跳舞啊!开始我不知道这位是哪儿来的,后来发现演员本人是学芭蕾舞的,难怪了。


其次,我喜欢他的进退得宜,不卑不亢,谦谦君子。


这里举个栗子,我妈一边切菜一边pad里播放着香蜜,然后她就忽然说,“我这会儿啥也没听见,满耳朵里锦觅仙子锦觅仙子。你数数去这一段他说了多少遍啊。”润玉从值夜班的时候偶然看见锦觅直到忽悠她在婚书上写了名字为止,所有的称呼都是锦觅仙子,尊尊静静毫无逾越。就连对着花界的牡丹长芳主的时候——要知道花界牛的一批,稍有不合适,见谁怼谁——他都是很坦荡的说,我就是把这小妮子当做友人,从来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儿。所谓的发乎情,止乎礼是也。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发现了锦觅对于感情上有点傻帽,糊糊涂涂的谁都喜欢。当时一堆人在场,花界心里明白陨丹的事儿,火神不明白也没多想,反正就是爱就是了,小鱼仙倌儿就冷静的把这个傻妞儿其实谁都喜欢这件事儿给说了。然后大家都松一口气,哦,傻鸟儿除外,他当时正沉浸在哥哥妹妹里不能自拔……(我不讨厌旭凤,旭凤很可爱)我就一直欣赏那种云淡风轻,不声不响化解各种尴尬矛盾的人。


再看他的不卑不亢。这段比较明显的就是锦觅下凡的时候,有人想害死她,润玉就找到萨顶顶了,大意就是:你不要看着我好欺负就给我瞎鼓捣,惹毛了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但是人家润玉从头到尾一点儿没说粗话,有理有据外加气场就给萨顶顶整的不吱声了。其实润玉在荼姚老太太的荼毒之下,早就把忍气吞声当成习惯了,他的云淡风轻怎么来的?不见得就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练出来的,他不云淡风轻还能怎么着?不这样早让荼姚neng死一百次了。但是他也绝对不是软柿子,只是让出去的东西更多。荼姚跟穗禾说,这个熊孩子不简单,小时候就敢自己剁角扒鳞,也不是省油的灯。这里插一句,虽然荼姚老太太我很不喜欢,但是从母亲的角度,她防着润玉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我刚才正好看到一段话,大意是,一个人经历过太痛的痛苦,他就不想让周围的人再经历这些,这种血淋淋的体贴,称之为温柔。我深以为意。有点大言不惭的说,我自己就算是这样的人吧。润玉的温柔平淡,大概就是这样美丽残忍。


谦谦君子的气息,是一个整体的感觉,我难以举例出某个场景,但是细节成就了这样的感觉。吐槽一下他比我一个女生还细的腰,还单薄的身体。跪在灵堂前面的时候,镜头从后面传过来,我仿佛看见了一个晾衣架成精了……燃烧我的卡路里!!!


再次,美人攻。我看了这十来年的小说了,也看了这十来年的电视剧了,我个人觉得美人儿攻这种生物是非常难演绎的。得要求这个男人是美丽的,主意,是美丽不是一般男人的那种英俊帅气。如果从这部剧情里来说,火凤凰偏向于男儿气概阳光洒脱,润玉就偏向于阴柔之美。又得要求这个男人攻。这样很难为人。虽然我们整天在小说见到这种生物,但是现实中能演出来的并不多。柔美和坚硬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很难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当然啦,隔壁镇魂使就是大A美人攻,跟我今天的话题无关,就不提了哈。来说润玉。你看他那单薄的小身材,纤细的小腰,白飘飘的衣服就感觉是一个病娇,谁能想他杀伐起来的样子呢?是以,我认为,畜牧行业真的是出人才啊!你看看隔壁养幽畜的沈老师……好的,我们来说润玉。不管他是舞剑还是出掌,给段BGM就是跳舞。有两个小细节:一个是他给锦觅变流星那段儿,那小手一指,谪仙一样的;还有就是他消除锦觅记忆的时候,那小袖子一甩,谪仙一样的。是的,我语文不好,就只想到了这个词。


其实说到这儿,我都没有讲润玉的性格。因为我真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我在看弹幕的时候,发现很多与我完全背驰的结论。并不是说人家说错了,只是我感叹人与人的思维真的大大的不同。


争议挺大的说法一:润玉太有心机了,爱情里面不能有心机啊!


绿茶心机男!!!


按照锦觅的性格,没了陨丹,她是根本不会爱润玉这种性格的。她就比较适合整天跟凤凰在一起互相捣蛋。别说润玉你用心机,你就是把尾巴剁下来送给她,不爱就是不爱的。但是因为剧情吧,你知道,两个男人争一个女人才有看头儿,润玉就爱上了这个傻妞儿的天真烂漫。从锦觅和凤凰的角度讲,润玉参与破坏了他们的两情相悦。但是从润玉的角度讲,就是机关算尽一场空。代入邝露的视角,除了心疼他,又能说什么呢。爱情里面能不能有心机这件事,我真的说不好。因为我觉得两个直眉楞眼的人也能过一辈子,两个都有心机的人也能过一辈子,而且都过的不错。什么是心机呢,心机这个东西我觉得它不能算是个贬义词。用得好了,有助于处理各种棘手的关系。爱情和婚姻里,你若爱ta,心机就是小情趣,若不爱ta,心机就是渣滓。


说法二:锦觅先爱上的凤凰,润玉是第三者。


这个说法也挺有意思的。我不是嘲讽的那样说,我是真的刚看到这个说法的时候,真的觉得很新奇。因为我压根就没有过这种思路。爱情这玩意儿,似乎没那么多的先来后到。人这一辈子啊,有可能到死都没机会遇到真正爱的人,也有可能第一次遇见的人就是最好的人,这个谁说的准?这个剧情里,锦觅对凤凰的爱,足以冲破陨丹,这就是说她爱的人就是那个三千弱水里的一瓢子。这根她先后遇到谁没有关系,这是缘分,有缘有分。润玉你就是提前出场,你也震不碎陨丹。


说法三:润玉卖惨,看着好讨厌


这个说法我就真的是觉得……他是真的惨啊,不是卖的假货啊。按照他的性格,恨不得天上地下谁也不知道他这段黑暗的往事才好啊。我记得润玉第一次见了他老妈,两人不欢而散。他明明那眼泪都直直的流出来了,这时候镜头给了一个他挺直的背影,让人觉得他好像都没有放在心上似的。却有一滴泪恰巧被邝露看见了。后来,他把自己的害怕寒冷痛苦一股脑的讲给了邝露,这个悲惨的经历比后来他讲给锦觅的要详细残酷的多啊,难道他也是需要给邝露卖惨?好吧,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带着粉丝滤镜继续不客观一下。按照剧情,润玉最不堪回首的往事就是龙鳞龙角被嘎嘣了,他自己也说,丑陋的疤痕让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他还说,我平时只有两次现了真身,倒是让你看见,贻笑大方了。说真的,我没有对润玉那段年年月月的情话感动,我被这个贻笑大方弄哭了。自己认为最肮脏最丑陋最不堪回首的东西血淋淋的暴露出来,并不是他的本意。如果可以,惨痛的记忆最好永永远远的封印在小黑屋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结。或许在外人看来,这些微不足道,但是你不是他,他也不是你,你永远没办法感受那种刺痛。


唔,我绝对绝对是没有打算要撕扯的意思,我对任何不是人身攻击的看法想法都表示尊重,各花入个眼就好哈。


写到这儿,居然已经啰啰嗦嗦了三千多字了。


而小鱼仙倌儿却还没有当上天帝!!!


我不太同意黑化这种说法,我倒是更愿意用性格大变来形容。


从前的小鱼仙倌儿已经死了,现在活下来的是应龙大帝。


终于拔掉了鱼皮承认自己是一条龙的夜神,即将在后面的剧情里面不择手段。我还没看后面啊,但是我觉得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评价一个人,特别是放大了戏剧化的人,用好和坏,是不是有点简单了。


后面润玉的剧情,我再说多少,在不喜欢润玉的人的眼里,都是不客观的。这个我也是接受的,因为首先我欣赏了这个人物,我也就是不客观的了。于是,判断主观客观的我的大脑本身,你到底是客观的还是主管的,救命!细思恐极!!!


所以我不来掰扯了,我来假设。


假设旭凤和润玉的身份地位性格换一下呢?


那么剧情就是这样的。


鸟妈妈有一个温柔性格的好儿子大龙,和一个火爆脾气的继子凤娃。因为大儿子太出色太懂事,小儿子那脾气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鸟妈妈用了一堆手段以后发现没啥成就感,而且亲儿子大龙那花花心肠把她哄得整天晕头转向,于是就把小儿子凤娃扔在一边自生自灭去了。于是事业上,大龙一路稳稳当当的当了天帝。爱情上,因为大龙不再需要值夜班,住进了栖梧宫。凤娃成了夜神,因为没有所谓的龙鱼族亲妈害他,他顺顺利利的涅槃,根本遇不到花界的锦觅。锦觅的身世被鼠仙爆出来以后,大龙名正言顺的娶了过来。鸟妈妈非要把自己的外甥女也送给大龙,大龙眼珠子一转,要么忽悠他表妹去爱上隔壁的凤娃,要么忽悠他妈放弃了婚事,又或者看他心情是不是趁机彻底削弱了鸟族,也都说不定。这个时候凤娃亲妈的事儿露了出来,鸟妈妈背着大龙去灭掉龙鱼妈妈。按照凤娃的性格,磕头认错根本不可能,不等水神赶过来,就得跟鸟妈妈撕破脸。或者他坚持到水神赶过来,被劝住了,带回了天界。因为前面锦觅身份一出来大龙就把人圈养起来,凤娃跟她产生感情的机会约等于零。回宫以后,凤娃三观崩塌,发现不光死了亲妈,亲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再加上鸟妈妈一次次的试探和折辱,还是,额,鱼死网破。即便他能活到替水族受刑,他也是万万没办法再跟这一群人再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要么,大龙保住他,把他发配偏远山区;要么没保住,跟鸟妈妈同归于尽之类之类的。


我胡编乱造了这一大堆,细节也是经不起推敲的。不过我只是想说,一个人之所以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现在这个性格,现在这个格局,都是一步步的走过来的。前因连着后果,后果又是下一个前因。我们不在他们的因果之中,也就没有权利置喙。


不要简单的说一个人好还是坏,因为如果我们站在他们的囹圄里,到底是什么模样,我们却也是不知道的。




最后 谢谢大家看我唠唠叨叨这么多,一部电视剧呈现出来是好多好多人共同的努力,喜怒哀乐是追剧的乐趣,不要上升演员哦。


打个小广告,新开坑了文,回首阑珊处,有兴趣的亲亲们去支持一下哦哦哦 再次谢谢大家 鞠躬

滴水恩,斗米仇

吃一口甜:

现在知道为什么古代富人救助灾民只施粥了,甚至还是掺着沙子的粥


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你给他大鱼大肉,他们就会上前哄抢,如果给了他们后面再不给了,他们还会埋怨,说你小气,心胸狭隘,不仁慈


所以只给粥真的是最好的了,他们还会感谢你救了他们的命,仁慈善良,到处歌颂你


从古至今天神都没有下凡过,但人类不还是该祭祀的时候祭祀,心里把神当真


就是不能给的恩惠太多,不是吗?


所以神还真不能心软,因为人的贱根改不了,劣性一直在,


不被抽打抽打根本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应该时不时的给狂风暴雨摧残摧残


你哪来的资格和神谈条件,连供奉都没有


不怕遭报应吗?🙃

之之:

给lofter的小伙伴的生贺福利:
10月7号10:07,【热度】中从下往上数,第1,第107,第207,第307……第1007楼的,会送一套如图的书签,谢谢这一年多的支持与鼓励,希望明年再一起过节~

(小提示:红心、蓝手都算一次,可以错开点;转载是不限次数的。每个账号有一次中奖机会,若重复就顺延到1107,以此类推)